【思享家】后疫情时代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的三重逻辑

习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是加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重要任务。国际传播的目的是国际社会对中国价值观...

日期: 2022-08-09 16:55

  习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是加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重要任务。国际传播的目的是国际社会对中国价值观念的认同。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性持续爆发又加剧了大变局之“变”。随着中国在疫情防控中本着对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采取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防控举措,疫情防控呈现良好态势,已经取得积极成效。与此同时,中国同世界携手应对疫情,生动诠释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担负起大国责任、展现出大国形象。“后疫情时代”的中国价值观念,也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点。新的时代背景下,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形成客观性认识、本质性理解与自觉性认同是提升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度的必然逻辑。

  自2013年首次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以来,习主席多次在不同场合对人类命运共同体进行深刻阐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的中国方案日益深入人心,主张建设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不断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一些国家采取的民族主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策略非但不利于疫情的防控,反而造成诸多失控局面。与此同时,很多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人们从人类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底线层面直观、深刻地认识并理解到人类是命运共同体关系,加速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建构进程,有效回应了国际社会对中国价值观念已有的不公正态度。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后疫情时代”不断具象化呈现,成为国际社会客观认识中国价值观念的强大支点。

  客观性认识虽是中国价值观国际认同的应有之义,但却常年在实践中遭遇不公正待遇。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体系往往以固有的“傲慢”与“偏见”看待中国,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对中国价值观念的主观性否定。一方面,他们以一种新的“愚昧主义”否定中国的发展成就,将自己固有的政治经济模式绝对化推崇,以一种傲慢的心态将西方价值观念凌驾于中国价值观念之上,难以进行文明的交流交融。另一方面,西方一些学者以有色眼镜看待中国价值观念,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意识形态化,并以“”的视域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惯性误读为取代西方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将人类文明视为有机统一体,以人类的整体生存发展为着眼点,倡导世界各国通过推进不同文化形态间的交流互鉴,进而实现全人类的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事实上,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资本主义价值观念“西方中心”的问题视野、“资本逻辑”的价值立场、“线性发展”的历史观念与“两极对立”的国际关系观存在着“基因”上的差异,关照了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和整个人类社会价值共识的凝聚。这为“后疫情时代”陷入困境的全球治理体系提供了新的思想资源。在世界各国防控疫情的实践检验中,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作为中国价值观念的思想支点,其价值立场冲破了将疫情政治化、标签化的言论,使国际社会对中国价值观念的评价改变了排斥性态度、转换了偏见性立场,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瞻性和紧迫性有了客观性认识。

  习总书记指出,要加快构建中国话语和中国叙事体系,用中国理论阐释中国实践,用中国实践升华中国理论,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更加充分、更加鲜明地展现中国故事及其背后的思想力量和精神力量。我国取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重大战略成果,在于充分发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这是无数实践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之后的又一有力例证。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开放式、体验式的关于制度自信的公开课”,不仅让中国人民深刻领悟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更让国际社会对中国制度有了最为直接深刻的认知,并从根源上对中国价值观念有了本质性理解。

  一方面,疫情凸显出中国的民主优势并暴露出美国的民主实质。长期以来,西方发达国家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外宣传的民主优势,在疫情中受到巨大冲击。以美国为例,在中国给世界充分的预警与经验后,在其医疗水平占据优势的前提下,美国的确诊病例与死亡病例仍高居世界首位,其民主缺陷暴露无遗。对比疫情防控中中西方国家的表现不难发现,中国以人民为中心的民主制度可以落到实处,与西方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程序民主不同,中国的民主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将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相统一的真实性民主。国际社会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有了理解的可能。

  另一方面,中国领导下的民主集中制优势在疫情防控中充分彰显。习总书记指出,正是因为始终在党的领导下,集中力量办大事,国家统一有效组织各项事业、开展各项工作,才能成功应对一系列重大风险挑战、克服无数艰难险阻,始终沿着正确方向稳步前进。中国防控疫情完全做到了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调度,在党的统一领导下各项工作方向明确、重点突出、高效有序,充分体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这些与西方一些国家的决策混乱、措施不力形成强烈对比。

  透过现象看本质,疫情防控背景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在中西方的制度比较中凸显出的优势,让国际社会透过现象认识到中国价值观念的制度根源。制度是价值观念的基础,制度优势的释放势必会提升价值观念的认可度。国际社会所闻所观所感的中国价值观念是其表现出的种种思想文化样态,它蕴含于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深刻内涵之中。国际社会对中国价值观念的认同,只有根植于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理解,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价值认同。

  习总书记强调,在这场同严重疫情的殊死较量中,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以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大无畏气概,铸就了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的伟大抗疫精神。疫情防控中的价值凝练赋予时代精神新的内涵,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血脉相承的关系,是基于中国历史文化与时代问题的核心表达,极大地传播了中国价值观念,回应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以怎样态度和行为面对疫情以及如何控制疫情等国际社会的质疑。

  文化是国家和民族的灵魂,精神是文化凝聚力与行动力的体现,价值观是文化的精神内核。中西方疫情防控的差别既有制度与治理方略的不同,也有因文化不同带来的价值观念的差异。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还要突破文化的藩篱、超越价值文化制高点与民族精神独立性的界限,在交流交融中积极、主动、理性地认识中国价值观念,达成对价值本质的科学理解。

  中国人民在抗疫斗争中凝聚形成的伟大抗疫精神,可以被国际社会所感知,原有的主观、盲目、功利状态下的自发性认同态度有了被触动的可能。伟大抗疫精神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代表达,向世界传递了战胜疫情的信心,蕴含、体现了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共鸣,让全世界在“听到”“听清”中国声音的同时,能够更加“听懂”中国声音、理解认同中国价值观念。

  【本文系2020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文化安全视域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外传播研究”(编号:20YJC710002)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返回顶部